永利娱乐
永利金沙皇冠真人线上娱乐城官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永利金沙皇冠真人线上娱乐城官网 > 王二的经济学故事

王二的经济学故事

时间:2013-02-06 作者:小小Z 点击:

  某地发洪水,道路被阻断。里面的人出不去,外面的人也进不来。不久,就有不少人家断炊了。
  
  王二是个开粮店的,所以手里有点粮。王二决定施粥行善,解决灾民一时的困难。王二面临的问题很现实也很严峻:有1000个人需要吃饭,但是王二只有供100个人吃的粮食。
  
  王二为此事感到很苦恼,100个人的粮食分给1000个人,给谁不给谁?王二的儿子学过一点入门的经济学,觉得此事很容易。他说:“爸,需求曲线向下倾斜,价格越高需求越少。最好的方式是,你不应该施粥,而是应该卖粥,卖给出价最高的那100个人。这样事情不就简单了?大家不用排队,也不用打架,你也不用操心分给谁不分给谁,看不见的手都替你搞定了,人家亚当·斯密几百年前就把这件事情想通了。你看,还是学点经济学有用吧?”
  
  王二觉得此事不妥,说:“你这不是让我赚黑心钱吗?而且,这样一来,最后粥不都给那些富人买去了,穷人不就只能挨饿?”
  
  儿子的回答很简单:“爸,你怎么就想不明白?你不卖高价,别人拿去之后,照样能转手高价卖出去,最后还不是一样?这就叫‘黄牛’。再说,你卖粥的价格公开透明,又没有公开歧视穷人。穷人要是真饿了,一样也会愿意出高价;不出高价,说明人还没有饿到非吃不可的地步。你不用觉得有什么不安的。”
  
  王二还是觉得不妥,说:“我还是按先来先得的顺序免费施粥吧。这样,我觉得更公平一点。”
  
  王二的儿子立刻说:“爸,这一点也不公平!凭什么先来的就是最需要喝粥的?先来的都是时间宽裕的。而且,这样会造成很大的浪费。许多人都要排一晚上的队,这不是浪费时间吗?最后,你还是不能阻止人拿到粥之后再转手卖掉,最后粥不是还会落到愿意出高价的人手里?你想违背经济规律,最后不但解决不了问题,还会增加麻烦。”
  
  王二说:“麻烦就麻烦吧,我觉得先来先得更合理,你别再多说了。”
  
  每年到春运时,火车票该不该涨价就成了一个热门话题。需要看明白的是,火车票票价问题实际上是有限的火车运力如何在人群中分配的问题。有1000个人想坐火车回家,铁路系统却只能提供800个座位,让谁上车谁不上车就成了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。事实上,对供不应求这个基本矛盾,火车票的分配是不存在完美的解决方案的,因为无论怎么解决,最后都会有200个人不能坐火车回家。任何觉得自己有绝妙方案解决车票问题的人恐怕都得虚心承认,其实不存在绝妙方案。
  
  面对供不应求的情况,最经典的解决方案,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也是正确的解决方案,就是提价。物以稀为贵,火车票少,所以贵,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。所以那些主张提价的建议是完全有其合理的一面的。
  
  但我们必须意识到,火车票提价是有分配后果的。这里面有两层不同含义的分配后果。如果整个人群的收入是完全一样的,唯一不同的只是他们坐火车回家过年的意愿,那通过提价,可以有效地让那些最想坐火车回家的人最终买到票,这样的分配后果恐怕无可厚非。问题是我们的人群收入不完全一样,有些人很有钱,有些人一般有钱,有些人没什么钱。在我们很轻松地提出通过价格手段挤出200人的时候,我们必须意识到,这被挤出的200人不会是一个随机的群体。因此,第一层次的分配含义是,通过提价,我们挤出的是否恰恰是社会里的弱势群体?这就像王二所担心的,如果他让出价高者得粥,会不会最后没粥吃的都是穷人?
  
  还有就是,即便那些最终买到票的人,提价之后,他们都必须付更多的钱才能回家。因此,提价的另一个分配含义就是,乘客要给铁道部交更多的钱,才能获得与过去相同的服务。和王二一样,铁道部确实得面对是不是在赚黑心钱的问题。
  
  因此,反对火车票提价的人也是有理由的,而且他们的理由在任何意义上也不比支持提价的人更弱。
  
  有人会说,等等,反对提价的理由似乎适用于任何商品,难道说任何时候提价都得考虑分配后果?从某种程度上说确实如此,这也是通货膨胀是经济面临的一个大敌的原因之一。不是所有人都会在通胀的时候受损,通胀对低收入群体的影响更大,所以通胀往往会导致严重的政治后果。但应对通胀的办法当然不应该仅是限制提价,而是从根源上消除通胀,比如说收紧货币。
  
  回到春运火车票的问题,春运火车票至少有4点使得它很特殊,使得它不同于一般商品。一是春运回家的需求是一种弹性很小的需求。虽然说春节回家是一种刚性需求恐怕过度了,刚性需求是指人们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满足的需求,但一般人大概都会同意,春节团聚对中国人来说很重要,因此不会因为票贵一点就不回家。这意味着,如果通过提价来抑制客流,那价格必须提得很高才可能奏效,这就加剧了前面提到的分配后果问题。二是春节回家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:回家或者不回家。房子也是必需品,但房子贵了,你还可以选择买得小一点,住得远一点,而不是完全没有房子住。回家不一样,你不能选择回一半家,只能是回或者不回,因此,火车票提价和比如说居民用水提价的后果是不一样的。居民用水提价的结果是所有人可能都会少用一点水,最后达到节水的目的;火车票提价的结果是硬硬地用价格挤出200人,而不是说1000个人每个人少坐20%,这还是加剧了前面说的分配后果问题。三是铁路的供给对价格不敏感,不论是短期还是长期。正常的商品,如果供不应求,价格上涨,很快供给就会上来,然后把价格拉下去,因此价格的上涨是一个有效的信号,可以拉动供给。铁路是个垄断部门,铁路运力的增长恐怕和价格没有直接关系。四是春运票价的水平并不直接影响效率。水价定低了,会造成水的浪费;电价定低了,会造成电的浪费;春运票价定低了,不会造成运力的浪费——没有人会因为火车票便宜就多坐几次火车的。
  
  归根结底,有关春运火车票是否该提价的辩论不只是一个价格问题的辩论,更是一个分配问题的辩论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