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娱乐
永利金沙皇冠真人线上娱乐城官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
遇见风

时间:2013-08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夏夜的雨,肆意地挥洒着怒气,穿透浓厚的黑,铺天盖地而来。雷自然是不怕的,铆足了劲儿吼叫。他们的怒火在争吵中相击,划过一道道闪电。
  
  就在那炫目的一瞬,树眯起被雨打得睁不开的眼睛,看到刚才还狂卷着树枝的风,一脸疲惫地徘徊在林间,凝滞了脚步,竟然踉跄着,步履维艰。树说,你一定很累吧?为什么不停下脚步歇一歇?
  
  风拖着湿漉漉的身子,声音在雨声中低低传来,是的,我很累。这一路,从告别故乡,开始启程,我走过桃红梨白,穿过落叶飞雪,越过沙漠荒原,冲过大山深海,都没有停下过脚不。我觉得我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,每走一步都要凝起意志。但是,我不能停止脚步。
  
  树不解,为什么不能停下?你要去哪里?
  
  前方,我要去前方的下一站。但是每一站都不是我的目的地。我的母亲在我整装待发的时候,告诉我,我只要记住启程就能找到我要停留的地方。
  
  可是,现在正在下着暴雨,前面就是一座大山,你根本无法再前进一步。何况,我真高兴听你讲讲你这一路的风景,请你还是在这林间歇息一晚吧。
  
  又一个闪电袭来,风苍白了脸,仿佛有些簌簌发抖,那好吧。树打开他如伞的枝叶,伸出他的手臂让风靠在身边躲雨。风终于静立着,闭上了眼睛。
  
  如果不是随时准备要远行的双脚仍在习惯性地晃动,树简直感觉不到她了。这样轻盈的身体!竟然跋涉了千山万水吗?
  
  树轻声说,这一路,你定是随心所欲,纵横自如了。你也同你的同伴一样脾气很坏吗?
  
  是的,我会偶尔发点脾气。事实上,当我无比疲累,闯入了没有出口的胡同,遇到了悬崖撞得头破血流,都会激发我心中那股一直都在的气,呼啸着穿过一切,忘却了会给世界带去一些伤害。请你原谅我,要知道,当一面神气的墙铁青着脸立在前方,当一座座大山傲慢地企图征服我,当一阵阵的暴雨想要打击我的信念,我不得不拼尽全力。风的声音有些羞渐。
  
  树说,我了解。当你摇动我的枝头,我感受到了你的执念。那么,你就留在这里吧。这里是一片温暖安宁的乐土。
  
  风感激地笑了,你是第一个说理解我的呢!的确,这里是我见过的做值得停留的地方了。我这样说,并不是因为这里的山清水秀,景色怡人,也不是因为这里莺歌燕舞,一片生机。只是因为我感受到了一种厚重的安然,能够拴住一棵动荡不安的心的安然。这份安然来自于这片土地,这方山水,也来自于你。
  
  树脸红了,他这才发现,不知何时雨停了,黎明前的黑暗也已遁形,光亮慢慢渗进来。空气中泥土喝饱了水的清香升腾起来,融入茫茫的雾气中。树深吸一口这熟悉的芬芳,倦意袭来。他模糊地说,当我还是一颗种子,母亲就告诉我,等到熟蒂落时,千万要抓紧大地,不要被风带走流落异乡,要在这个树的天堂生根发芽,成长为最优秀的树。我照办了,于是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几千个同样的日夜走过,我是不是长成最优秀的树了呢?可惜,母亲被砍去做了栋梁,无人给我解答了。
  
  风没有说话,她睡着了。她在这安然中酣然入梦。
  
  阳光暖暖地如蚕丝一样裹过来,风睁开清亮的眼,看到树还在保持着那个保护的动作。她轻盈的身子简直要融化在空气中,连同她的心。她说,直想永远停息于此。
  
  树眼里闪过一丝惊喜,那就留下吧。你需要休息。
  
  风懒懒伸个腰,忽然如流水样涌动起来,又似游龙穿梭于空中,搅动得清晨冷意顿生。不,我不能停留,我就要出发了。
  
  树黝黑的皮肤泛着冷意,映着黯然的眼睛,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那么累?
  
  风却仿佛在一夜间储存了无尽的力量与活力,轻快地说,可是,我很快乐。每次极累的时候回望我所路过的风景,然后踏上新的征程,我就无比的快乐,那种快乐是有魔力的,可以驱散所有的伤与累。也许就像你的快乐是安生,我的快乐是流浪。
  
  树呆住,快乐,什么是快乐?不忧生活不虑前方,安生一方是快乐吗?
  
  风也愣住,如果你感到满足,感到幸福,就是吧。
  
  树遥望深蓝的天,我不知道快乐是什么。我每天日出而醒,日落而息,我是时间的影子。时间可以或紧或慢的溜走,我却只有在鸟儿在我枝头唱歌时应和一声,在风来遥动我的枝叶时,伸了伸身子。多少个无眠的月夜,我与月亮对望整夜,都会被凄清与哀伤包裹。
  
  风绕着树飞舞着,带着朝霞的温暖,送来抚慰的阳光,可是,我却是真要走了。
  
  一棵树是无法挽留住风的,可是也无法追随而去。树是无法远行的,树只有站着生,站着死,是吗?树向着风。
  
  不,心若到达,天边也在眼前,空间阻挡不了心的飞翔。风一脸的肃穆。
  
  树微微摇头,让我送你一程吧。似乎只有在一瞬间,屹立的树忽然苍老得禁不起繁密的叶的负荷,绿叶纷纷跌落。
  
  风鼓起身子,掀起股股风浪,向前冲去。那些苍郁的树叶随着风势,在空中翻滚,飞舞,飘落。给大地铺上绿色的地毯,一直前去,墨绿得像一袭眼泪。
  
  那条墨绿得似泪的地毯越来越窄,最后只剩一片绿叶紧随着风的脚步,轻盈地飞向远方。那是风拉住了她的手,飞向远方。
  
  有月的夜晚,树依旧沉默着仰望天空,他会望得赢却了天地,赢得觉得自己长出了翅膀,飞过大山,飞过荒原,飞过沧海,飞过桑田,飞到风的身边……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