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娱乐
永利金沙皇冠真人线上娱乐城官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
浮世怎生书

时间:2017-06-23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“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。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角落,永远处在春末夏初的时节,微雨正浓,时光荏苒,是不可触及的温柔,是红尘深处的宿醉。纳兰容若与他的词,便是深藏在我们心中的一段尘烟往事。
  
  1。。。
  
  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”
  
  他的父亲是纳兰明珠,位极人臣,家族是清朝最显赫的家族之一。他的人生,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凡。
  
  他满岁时,府内张灯结彩,筵席大摆,府门外车如流水马如龙。清朝的风俗,满岁抓阄儿,在乱哄哄的一堆花红柳绿的物什中,窥探出一个人的一生。那时的纳蘭容若牙牙学语,爬到琳琅满目的东西前,一手毛笔,一手珠钗,紧抓不放,其他东西便再不理会。此时,灯海高堂中的纳兰明珠看到此刻的纳兰容若,皱了皱眉。
  
  那一年,花园池中的绿荷沐风而开。
  
  仿佛所有的情愫都有因有果,都是前世注定。
  
  她,是纳兰容若的表妹,家道中落,寄身明府;她,安静而娇小,瞳眸渡水,笑底含花。那一年,她七岁。他们初次相逢,一见如故,青梅竹马。他们一同度过最美好的青春年华。也因为有她的存在,纳兰容若的词中才会多一份细腻和温柔。只是此间情愫还未说起,就已悄然入土。或许本就相差太远,她被送入皇宫,从此,碧落黄泉,永不复见。那段岁月,被世俗的绢帕擦拭得了无痕迹,只留得几阕清词,独自和雨来听。从此,纳兰容若的词中便沾染上了哀愁,缠满了相思,却绝不是少年为赋新词,而是他第一次直面庞大又捆绑住人一生的命运。
  
  2。。。
  
  “别有根芽,不是人间富贵花。”
  
  他大病一场,久医不愈,病得无名无由。因为这场病,他错过科举,与功名擦肩而过。但他才高笑王侯,深得皇上赏识,被任命为御前侍卫,陪康熙帝诗酒书画。可品级再高,也终是奴仆。他是纳兰容若,是江上清风、山间明月,不属皇家。他也曾想过建功立业,施展抱负,可等待着他的却是一个在皇宫游走,接触不到外面蓝天的御前侍卫。他心有不甘,有埋怨,也有几分绝望。
  
  一封朝奏,康熙命他随军塞外,黄沙啼血,玉龙鞍马,纳兰容若不知该喜该忧。他来到久违的战场,回归到他满族后裔马背上的天下。
  
  尘飞古道,快马而去的纳兰容若不敢回头,塞外孤城,长河落日,此去千山万水,只身一人。他骑射一流,却难成武将,或许是因为他身上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感伤和优柔。他默看刀光剑影,细听角声齐天,一将功成万骨枯,一个又一个倒下,山河更替,朝代易换。他回想起与表妹的青春岁月,回想起自己也曾豪志天下,如今却徒对着塞外黄沙。他重新梳理打量种种,开始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怀疑,对命运产生怀疑,他的词中由此鼓满了逃离和决绝的风。
  
  3。。。
  
  “回廊一寸相思地,落月成孤倚。背灯和月就花阴,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。”
  
  他从塞外归来,风尘仆仆,迎来最后一丝牵挂也随之而去。在一次次巨大的痛苦来临之后,人总会有所顿悟,有所舍弃。妻子的死对他而言是一次转折,使他从一位文武双全、翩然惊世的清朝贵族变成潇洒放达又自困千重的人间游子——他一步步走下那重门深掩的楼台,一步步走出被世俗深锁的庭院,走向广阔的天地,用往来的清风去洗净他蒙满灰尘的内心,露出岁月留下的千沟万壑。
  
  那一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去了江南。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儒雅气质和江南缠绵的烟雨,有种无从言说的默契。也在那个如他一般的江南里,他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三个女子沈宛。他再一次将自己推到了家族和社会的对立面。面对世俗社会的反对,他们闭门而居,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。但是没过多久,纳兰容若便因病去世,带着他的才华和倔强,带着他的遗憾和哀怨,与这个太过纷扰的尘世作别。
  
  时光打马,岁月被熬成一把沧桑,古往今来,最清醒者也最寂寞。纳兰容若在那个时代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,留给后世一个凄美又决绝的背影。这浮世怎生书,那辗转的情愫和盛大的虚无,如何跃上跨越春秋的泛黄纸页?
  
  在某个多情的日子里,抚平心灵的褶皱,将那几阕清词洗净煮茶,去续写我们心中的纳兰容若吧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