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娱乐
永利金沙皇冠真人线上娱乐城官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
胖子和瘦子

时间:2017-05-0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在尼古拉叶夫斯基铁路的一个火车站上,有两个朋友,一个是胖子,一个是瘦子,碰见了。胖子刚刚在车站上吃完饭,嘴唇上黏着油,发亮,跟熟透的樱桃一样。他冒出核烈斯酒和香橙花的气味。瘦子刚刚跳下火车,拿着皮箱、包裹、硬纸盒。他冒出火腿和咖啡渣的气味。他背后站着一个长下巴的瘦女人,那是他妻子;还有一个眯起一只眼睛的、高个子的男学生,那是他儿子。
  
  “波尔菲里!”胖子看见瘦子,就叫起来,“是你吗?老朋友!多少个冬天,多少个夏天,没见着你啦!”
  
  “哎呀!”瘦子惊奇地叫起来,“米沙!小时候的朋友!你打哪儿来的?”
  
  两个朋友互相拥抱,吻了三回,彼此打量着,眼睛里满是眼泪。两个人都感到愉快的惊奇。
  
  “我亲爱的!”瘦子吻过以后说,“真是想不到!真是出其不意!嗯,好好瞧着我!还是跟从前那么漂亮!还是像从前那样仪表堂堂,大少爷!天呐!那么,你怎么样?发财啦?结婚啦?你看,我已经结婚了……这是我妻子露意丝,她娘家姓万增巴赫……路德派的教徒……这是我儿子纳发纳伊尔,三年级的学生。这是我小时候的朋友,纳发尼亚!我们小时候是同学!”
  
  纳发纳伊尔想了一想,脱下帽子。
  
  “我们小时候是同学!”瘦子接着说,“你还记得从前大家怎样拿你开玩笑吗?大家给你起了一个外号叫赫洛斯特拉托斯,因为你拿纸烟烧坏一本教科书;我呢,外号叫厄菲阿尔忒斯,因为我爱搬弄是非。哈哈!……那时候我们都是小孩啊!……别怕难为情,纳发尼亚。走到他跟前去……这是我妻子,她娘家姓万增巴赫……路德派的教徒……”
  
  纳发纳伊尔想了一想,躲到他父亲背后去了。
  
  “那么,你的景况怎么样,朋友?”胖子问,热情地瞧着他的朋友,“你在哪儿做官?你做到几等官啦?”
  
  “是在做官,我亲爱的!我已经做了两年八等文官,得了斯丹尼司拉夫勋章。薪水很少……嗯,可是求上帝跟它同在!我妻子教音乐课;我呢,私下里用木头做烟盒。挺好的烟盒!我卖一卢布一个。谁要是一回买十个或十个以上,你知道,我就打点折扣。我们总算混着过下来了。你看,我原来做科员,现在调到这儿来,仍旧在科里,可是做科长了……往后我就在这儿做事。那么,你怎么样?恐怕你已经做到五等文官了吧?嗯?”
  
  “不,我亲爱的,你还得说得再高点才成,”胖子说,“我已经做到三等文官了……我有两个星章了。”
  
  瘦子忽然脸色变白,呆住了,可是他脸上的肉很快地向四面八方扭动,做出顶畅快的笑容,仿佛他的脸上、眼睛里射出火星来。他耸起肩膀,弯下腰,缩成一团……他的皮箱啊、包裹啊、硬纸盒啊,好像也耸起肩膀,皱起了脸……他妻子的长下巴变得越发长了;纳发纳伊尔挺直身体立正,系好制服上所有的扣子……
  
  “大人……我……荣幸得很!斗胆说一句,小时候的朋友忽然变成了大贵人!嘻嘻!”
  
  “唉,算了!”胖子皱眉,“干嘛用这种口气讲话!你我是从小的朋友,用不着官场的那一套奉承!”
  
  “求上帝怜恤……您老人家说的什么话……”瘦子赔着笑脸说,越发缩成一团了,“大人的恩情……有如使人再生的甘露……大人,这是我儿子纳发纳伊尔……我妻子露意丝,某种程度上的路德派教徒……”
  
  胖子本想提出抗议,可是瘦子的脸上现出那样的尊崇、谄媚、恭恭敬敬的丑相,弄得那三等文官直恶心。他扭转头不去看那瘦子,伸出手去告别。
  
  瘦子伸出三个手指头握一握手,全身伛下来鞠躬,赔笑道:“嘻——嘻——嘻!”他妻子也赔着笑脸。
  
  纳发纳伊尔把两脚靠拢,制帽掉到地下去了。这三个人都感到愉快的惊奇。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