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娱乐
永利金沙皇冠真人线上娱乐城官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永利金沙皇冠真人线上娱乐城官网 > 会跳舞的老鼠

会跳舞的老鼠

时间:2014-01-27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普里查德醒来时发现自己和衣躺在“大街”酒吧后屋的折叠床上。酒吧内正响起阵阵的笑声。
  
  他拽出手表,睡眼惺忪地盯着看。11点整。现在他们一定已经发现保罗·曼宁的尸体了。
  
  昨天,普里查德收到消息,审计员要来公司查账。普里查德决定给公司的记账员保罗·曼宁放长假,让他到国外去避避风头。记账员不在,审计员也就无从对证,但他没想到曼宁会那么固执。
  
  “我不会那么做,普里查德!”他大声说道,“我告诉你,我可以帮你欺骗我的同事,但我不会逃跑。”
  
  “听着,老伙计。”普里查德说道,“我们两个都不会有麻烦的。现在,你需要的是喝一杯,对吗?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。”
  
  然后,就在昨晚,普里查德和曼宁两个人一起来到了“大街”酒吧喝酒。
  
  曼宁喜欢烈酒,这让普里查德轻易就把他灌醉了,并且,看上去好像是他们在一对一地喝。普里查德送曼宁回家时,假装酩酊大醉,但实际上他是完全清醒的。把车开进曼宁家的车库后,普里查德放下车窗,没有熄火就离开了。而曼宁醉得已经陷入昏迷状态,即使普里查德离开,关上车库的门,他也毫无知觉。离开曼宁家后,普里查德摇摇晃晃地回到了“大街”酒吧,以便留下自己喝醉的证据。
  
  又一阵爆笑声从酒吧里面传来。普里查德摇摇晃晃走进酒吧,看到人们的脸上满是惊讶。在吧台上有一只暗褐色的小老鼠,双脚正踏着凌乱的节奏跳动。
  
  酒吧老板福斯特老伯的眼睛盯住了普里查德。“嘿,”他说道,“你昨晚一个人灌了两个人量的苏格兰威士忌。现在感觉怎样?”
  
  普里查德拍拍脑袋,说道:“你在搞什么鬼?”
  
  “什么?哦,这个呀!”福斯特笑着说道,“是一只跳舞的老鼠。今天早上我来搞清洁时,发现它正在乱蹦乱跳。来一杯咖啡提提神,怎么样?”
  
  “我确实需要来一杯。”
  
  咖啡放到普里查德面前时,警官罗宾诺走进了酒吧。普里查德看到了罗宾诺,但他头也没抬,继续喝他的咖啡。
  
  罗宾诺警官的声音听起来很生硬:“你是普里查德?”
  
  酒吧里的人一时间都停止了说笑,把正在跳舞的老鼠撇在了一边。
  
  罗宾诺继续问:“你是自来水公司的代理董事长,对吧?”
  
  “是的。”
  
  “我们一直在找你。听说你昨晚和保罗·曼宁在一起。我们找你,就是为了告诉你,他死了。”普里查德惊讶地张大了嘴巴。
  
  “今天早上一个邻居在他的车库里发现了他。我们到达现场时,他的汽车还没有熄火。也许你也知道,汽车在发动状态时所排出的尾气含有一氧化碳,一氧化碳的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可以致人死亡。也就是说,曼宁死于一氧化碳中毒。”
  
  “上帝!”普里查德故作失声道,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这也是我们想知道的。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些情况,他是你公司的记账员,是吗?”
  
  普里查德点点头。
  
  “审计员今天早上到了你的公司,他们发现你们的账本有点异常。他们还不知道具体的缺额是多少,但他们知道大于200万美元。”
  
  普里查德倒抽一口气:“你难道不相信这是自杀?”
  
  “看起来是这样的。”罗宾诺冷笑着说。
  
  “但他不可能……呃……我是说,你……你难道……不相信……”
  
  “说得对,伙计。我们不相信是自杀。”
  
  普里查德的手紧紧抓住了吧台边沿。他的脖子后面好像有虫子在爬,令他浑身汗毛直竖。然后,他努力直起身子。
  
  “不!”罗宾诺继续说,在一片鸦雀无声中,他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,“这不是自杀。我们发现有一块沙砾从外面堵住了车库门下的缝隙。缝隙被堵住了,汽车所排出的尾气也就无法从车库内散发出去。在这种情况下,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曼宁必死无疑。而曼宁自己不可能用沙砾堵住门缝。”他稍作停顿,然后继续说:“你和他一起回的家,不是吗?”
  
  普里查德挤出了点尴尬的笑:“哦,警官。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。我想不起来。”
  
  罗宾诺脸上的表情还是冷冷的:“有人看见你和曼宁一起回家。不要说你不记得。”
  
  “好吧,警官先生。就算我承认昨晚和曼宁一起回家,但是我喝醉了。我和曼宁昨晚都喝了很多酒。就像你说的,我也许和曼宁一起回家了,但昨晚所发生的一切我一点也不记得了。你问福斯特老伯,昨晚我醉倒的时候,是他把我弄到了后屋的床上。”
  
  他转过身,想让福斯特老伯给他作证。那只跳舞的老鼠还在东倒西歪地表演,但福斯特老伯不在吧台后面。
  
  然后,普里查德看见福斯特老伯正弯着腰,在昨晚他和曼宁坐的角落里摆弄着什么。“福斯特老伯在那边,你可以问他我是否喝醉了。”
  
  对于普里查德的话,福斯特老伯好像没有听见。他已把桌子从墙边移开,用一根撬杆在撬一块厚木板。
  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罗宾诺警官问道,“普里查德真的像他说的喝醉了吗?”
  
  福斯特老伯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没错,他是喝醉了。就像他说的一样,他醉倒了,我把他扶到了后屋的床上。但是—”福斯特猛力拉起一块木板,木板发出了刺耳的嘎吱声。“他从曼宁家回来后,是完全清醒的。”
  
  普里查德疯狂地咆哮道:“你在撒谎,你这个老糊涂!”酒吧里的顾客都在纳闷儿:福斯特到底在做什么呢?
  
  福斯特仍然没有抬头。他把手伸进刚从地板上撬开的一个洞里,一阵摸索。“我原本不肯定,直到发现了这只从洞里钻出来的跳舞的老鼠。普里查德昨晚喝的威士忌似乎与曼宁喝的一样多,但他没有醉。我想他是假装的。今天早上我发现了证据。”
  
  普里查德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吓唬住的。“你的证据在哪里?你这个老混蛋!”
  
  福斯特站起来。他把一团脏乎乎的棉花和乱七八糟的头发伸到警官的鼻子底下。“是老鼠喝醉了。知道这是苏格兰威士忌的味道吧?”
  
  罗宾诺点点头。
  
  “普里查德把酒倒进了老鼠洞。不妨过来好好闻一闻这个安乐窝的味道,普里查德。”
  
  普里查德猛地转过身来。老鼠没有逃跑,还在跳舞。他一把抓住它,把它狠狠地摔在地面上。老鼠的双腿一阵痉挛,然后一滴血从它的鼻子里流了出来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